社情民意调查热线:028-12340

【省中心成果】2018年四川居民生育二孩现状调查报告之二

2018-12-06  浏览量:2181 次

理想认为二孩更好  生育意愿却有下降

 

——2018年四川居民生育二孩现状调查报告之二

(二孩生育意愿篇)

来源:省社情民意调查中心

四川省统计局民调中心近期组织开展的2018年四川居民生育二孩现状调查中,全面、系统地了解了目前群众生育二孩的意愿情况,本报告将对相关内容进行分析。

调查结果显示:在目前有生育二孩条件的受访者中(占调查样本总数的60.7%),有七成多认为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较为理想,较2016年刚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时的调查结果上升3.5个百分点。但表示打算生育二孩的只有20.5%,较2016年下降0.3个百分点;明确表示“不打算”生育二孩的比例较2016年上升8.7个百分点。对于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,“养育成本高,经济压力大”是首要原因,如果政府出台奖励政策,表示会生二孩的只有8.0%,但有33.8%的表示会酌情考虑;对于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,认为生育二孩会增加生活压力的受访者比例(86.0%)较2016年上升5.7个百分点,“经济压力增加”是首要因素。

一、2016年相比,更多受访者认为有两个孩子较理想

在全省60001549岁的已婚受访者中,按照全面二孩政策,目前没有小孩未怀孕(3.9%)、没有小孩已怀孕(1.3%)、有一个小孩未怀二孩(55.5%)等3类有生育二孩条件的人群比例相加为60.7%,与2016年刚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时的调查结果相比,下降5.9个百分点,主要原因在于,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已生育二孩的人群比例上升。

问及有条件生育二孩的受访者“如不考虑政策因素,一个家庭有几个孩子较为理想”时,选择“两个”的比例占73.4%,选择“一个”的占22.0%,选择“三个及以上”的只有3.3%,另外表示“没有考虑过或说不清楚”的占1.3%

2016年调查结果相比,认为“两个”孩子较为理想的受访者比例提高3.5个百分点,而认为“一个”孩子较为理想的比例下降3.7个百分点。

从不同人群分组看:城镇受访者认为“两个”孩子较为理想的比例与2016年一样比农村受访者高,并且两者之间的差值由2.1增加到了3.8个百分点;无论夫妻双方是否是独生子女的受访者,认为“两个”孩子较为理想的比例都较2016年提高3个百分点左右。

二、有生育二孩打算的受访者比例较2016年下降0.3个百分点,明确表示“不打算”生育二孩的比例上升8.7个百分点

在有生育二孩条件的受访者中,表示“有”生育二孩打算的比例为20.5%,表示“不打算”生育二孩的比例为74.2%,表示“未考虑好或没有考虑过”的比例为5.3%。与2016年调查结果相比,表示“有”生育二孩打算的受访者比例略降0.3个百分点,表示“未考虑好或没有考虑过”的下降8.4个百分点,而明确表示“不打算”生育二孩的比例上升8.7个百分点。

结合2016年调查结果对不同分组人群分析看,目前受访者生育二孩意愿主要有以下七个特点。

(一)男性生育二孩意愿较女性强,与2016年比,有生育二孩打算的男性比例上升,女性下降。

男性受访者表示有生育二孩打算的比例为23.9%,较女性受访者高7.8个百分点。与2016年比,表示有生育二孩打算的男性受访者比例上升1.5个百分点,而女性受访者下降2.5个百分点。

(二)年龄越小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越高,与2016年比,打算生育二孩的中青年比例上升较明显。

在不同年龄段的受访者中,20-24岁的受访者有生育二孩打算的比例最高,为38.2%,年龄越大的受访者有生育二孩打算的比例越低。与2016年比,25-29岁、30-34岁的中青年受访者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上升较明显,分别上升3.64.6个百分点,20-24岁、35-39岁的受访者下降相对较明显,分别下降2.63.3个百分点。

(三)打算生育二孩的城镇和农村受访者比例差异更小。

城镇受访者有生育二孩打算的受访者比例为20.4%,较农村受访者略低0.2个百分点。与2016年比,打算生育二孩的城镇和农村受访者比例差值减小了1.1个百分点,更趋于一致。

(四)个体私营业主、党政群机关和科教文卫工作人员的二孩生育意愿进一步释放。

分受访者职业看,个体私营业主、党政群机关工作人员、科教文卫单位从业人员中有生育二孩打算的比例排前三位,分别为30.4%25.3%24.2%;工人/服务员/普通职员和企业管理人员中有生育二孩打算的比例也较高,在20.0%左右。

2016年比,目前排前三位的个体私营业主、党政群机关工作人员和科教文卫单位从业人员,有生育二孩打算的比例上升较明显,分别上升4.84.42.1个百分点;企业管理人员、下岗待业人员、家庭主妇、务工农民下降明显,均在5个百分点以上。

(五)继续保持收入越高生育二孩意愿越强的态势。

从不同家庭人均月收入分组看,人均月收入8000元及上的受访者中,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最高,为26.6%,而月收入3000元以下受访者为14.3%,两者相差12.3个百分点。与2016年比,同样是收入越高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越大。

(六)生育二孩的理想认知与愿意付诸行动之间的差异更大。

本次调查结果显示,认为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较为理想的受访者占调查样本总数的73.4%,较2016年上升3.5个百分点,而认为有两个孩子较为理想的受访者中,表示打算生育二孩的只有26.0%,较2016年下降0.8个百分点,总体来看,当前群众对生育二孩的理想认知与愿意付诸行动之间的差异在增大。

(七)生育经历对生育打算的影响更明显。

从有生育二孩条件的三类人群看,目前没有小孩未怀孕的受访者中,有生育二孩打算的占47.5%;没有小孩已怀孕的受访者为33.3%;已有一个小孩的受访者为18.3%。与2016年比,没有小孩未怀孕的受访者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上升5.8个百分点,而没有小孩已怀孕和已有一个小孩的受访者则分别下降2.00.4个百分点。以上结果表明,当前受访者的生育经历对生育二孩的打算有明显的影响。

三、对于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,“养育成本高,经济压力大”是首要原因,三成多表示如果政府出台奖励政策,会酌情考虑是否生育二孩

问及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原因时,表示“养育成本高,经济压力大”的比例最突出,其次是“年龄过大,生育风险高或不能生育”;第三是“家中有老人,养老压力大”(详见图1,此题为多选,相加不等于100%)。

2016年比(由于选项设置有一定差异,对比结果仅供参考),“养育成本高,经济压力大”的选择比例都最突出;分城乡看,2016年城镇受访者选择“养育成本高,经济压力大”的比例较农村低2.4个百分点,而当前选择比例则比农村高4.2个百分点。

1:受访者不打算生育二孩的主要原因


问及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“如果政府出台奖励政策,是否会考虑生二孩”时,有58.2%表示“不会”,有8.0%表示“会”,有33.8%表示“看具体奖励政策来定”。从不同人群分组看,年龄越大的受访者表示“不会”的比例明显越高,同时表示“看具体奖励政策来定”的比例越低;城镇受访者表示“不会”的比例(57.0%)较农村低4.0个百分点,表示“看具体奖励政策来定”的比例较农村高7.7个百分点,表明城镇受访者对生育二孩奖励政策有更多期待。

四、对于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,“一个孩子太孤独”是最主要原因,更多表示生男生女无所谓

问及有生育二孩打算的受访者主要原因时,选择“一个孩子太孤单”的比例明显较高;其次是“喜欢小孩,多个孩子多份乐趣”;第三是“希望儿女双全”。

2016年比,“一个孩子太孤独”的选择比例都明显较高,选择比例排前三位的选项较2016年都有明显上升(详见图2,此题为多选,相加不等于100%)。

2:受访者打算生育二孩的主要原因与2016年调查结果对比

同时问及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“希望生育的二孩是男孩还是女孩”时,有71.6%表示“男女无所谓”,有23.3%希望是“女孩”,只有4.3%希望是“男孩”,另外有0.8%表示“目前说不清楚”。与2016年比,表示“男女无所谓”的比例上升2.9个百分点,希望是“女孩”的比例上升1.1个百分点,希望是“男孩”的比例持平。

五、认为生育二孩会增加生活压力的受访者比例较2016年上升5.7个百分点,“经济压力增加”是首要来源

问及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“就目前情况看,生育二孩是否会增加家庭生活压力”时,认为“会增加很大压力”的占16.4%,“会增加较大压力”的占26.6%,“会增加一些压力”的占43.0%,以上三者比例相加为86.0%,另外认为“不会增加任何压力”的占14.0%

2016年比,认为会增加压力的受访者比例上升了5.7个百分点。在不同人群分组中,年龄越大的受访者认为会增加压力的比例越高,且较2016年上升越明显;城镇和农村受访者认为会增加压力的比例都有上升,分别上升4.37.8个百分点。

表示生育二孩后生活压力会增加的受访者中,认为主要来源于“经济压力增加”的比例最突出,为77.5%;选择 “精力消耗增加”比例也较高,为50.0%(详见图3,此题为多选,相加不等于100%)。

从不同人群分组看,年龄越小的受访者中选择“生活自由受影响”的比例越高,城镇受访者选择“精力消耗增加”的比例较农村受访者高5.9个百分点。 

3:生育二孩增加的生活压力来源

六、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中,表示生育二孩后会换工作的占7.8%

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表示生育二孩后“会”因此更换工作类型的占7.8%;表示“不会”的为46.4%,表示“不确定”的为45.8%。与2016年比,受访者的选择情况相差不大,其中选择“会”换工作的比例略降0.2个百分点。

表示“会”换工作的受访者中,问及“更倾向于选择哪种类型的工作”时,选择比例排三位的是,“离家更近”、“时间更自由”和“薪酬更高”。

七、当前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对小孩入托上学问题明显更担忧

问及打算生育二孩的受访者“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,对小孩成长环境主要有哪些担心”时,表示“没有什么担心或顾虑”的占20.1%,表示“担心小孩入托上学更困难”和“担心长大后就业更困难”的比例排前两位。与2016年比,表示“担心小孩入托上学更困难”的受访者比例明显上升15.4个百分点,另外,表示“担心小孩看病就医更困难”的比例上升也较明显,为8.3个百分点(详见图4,此题为多选,相加不等于100%)。

分城乡看,城镇和农村受访者表示“担心小孩入托上学更困难”的比例都较高,与2016年调查结果比,均上升14.0个百分点左右;另外,城镇受访者表示“担心小孩看病就医更困难”的比例较2016年上升也较明显,为10.4个百分点。

4:受访者对小孩成长环境的担心或顾虑情况与2016年调查结果对比

 

地址:成都市二环路西一段108号 电话:028-87042305  四川省社情民意调查中心 

Copyright © 2012

许可证编号:ICP12015325-2